首页 >> 故事 >>列表

红色家风故事|红色家风润初心 革命精神永传承

网络整理 2021-09-08 22:14:20 作者:如梦如幻

编者按 红色基因铸就红色家风。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建党百年以来,革命英烈和老红军、老战士、老模范、老党员、老干部等老一代共产党人所形成、倡导的红色家风,彰显了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和优良作风,是我们党永不褪色的“传家宝”,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的重要指示精神,继承和弘扬革命前辈的红色家风,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今年5月起,省文明办、省委省直工委、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省教育厅、省总工会、团省委、省妇联、省关工委联合开展了“红色家风故事征集宣传展示活动”,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红色家风故事。广大党员干部群众积极响应、踊跃参与,深情讲述自己家庭的红色家风故事。从今日起,本版开设“红色家风故事”专栏,陆续刊发部分投稿作品,敬请关注。

我愿做一颗绿色的种子

程李美

我的父亲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第一批响应国家号召来到塞罕坝的林业工人,我也在父亲的感召下回到林场,成为绿色事业的一分子。

从起初的不情愿,到现在的乐在其中,离不开家庭对我的影响。如今,我可以骄傲地说,我完成了父亲的嘱托,接过了他手上播种绿色、建设绿色的接力棒,成为一名新时代的追梦人。

我出生在塞罕坝,从小跟树最熟,看到最多的是树,听到最多的还是树,肩上的书包、身上的衣服也是绿色的。我甚至觉得,父母想把我打扮成“一棵树”。父亲是固执的,和所有塞罕坝人一样,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儿——种树。

在塞罕坝,冬天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连年积雪7个月以上,很多人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和肺气肿。在山上,吃的是黑莜面,喝的是化雪水。父亲还不到50岁,牙就全部掉光了。过年的时候,还贴着这样的对联:“一日三餐有味无味无所谓,爬冰卧雪冷乎冻乎不在乎。”那时我不理解:他们怎么就对种树那么有瘾,对艰苦那么淡然?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走出这片单调的绿色,去看看色彩斑斓的世界。

2006年,我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学。父亲问我:“闺女,毕业了还回来不?”我说:“爸,我这个名字可是您给取的。程李美,城里多美呀。”

毕业后,我留在北京,做着喜欢的工作,偶尔才会梦到家乡的那片绿色。2013年,我正值事业上升期,父亲却查出胃癌。回到家,我搀扶着父亲,爬上门前的那个小山坡,阳光撒向无边的林海。父亲说:“你看,多美的绿色呀!闺女啊,回来吧。”看着眼前的一棵棵树,就像一个个战士,手挽手构筑起一道绿色屏障。那一刻,我理解了父辈的坚守和执着。

为了多陪陪父亲,我考回了父亲曾经工作的林场。在这儿,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烧大锅、睡火炕,上山造林。2015年,父亲还是走了,但却是安心的、无憾的。因为他坚信,他的女儿和他种的林子一样,都能成材。

按照父亲的遗愿,我把他的骨灰撒在他毕生工作的林子里。生前种树、死后育树,这是父亲心里最想做的事情,也是林业工人一世的情怀。

此后,我全身心投入到绿色事业中,踏遍12个林场的54个营林区,探索出全林经营模式,编制的森林经营方案在国内通过国家级论证。

大自然没有辜负我们的努力和付出,如今,由百万亩林海构筑的“绿色长城”塞罕坝,被誉为“水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

虽然父亲不在了,但我从未觉得他离开了我,他的精神力量已深深植入我的骨血。我想,未来,我还会把它们留给我的孩子,这份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传承永不能忘、也永不会忘。

我愿做一颗绿色的种子,用赤诚去播荫洒绿,用青春伴祖国同行!

(作者单位为塞罕坝机械林场)

柔肩担重任 传承好家风

口述/成千珍 执笔/孙秀群

8岁起担起家庭重担,坚持照顾多病的母亲和残疾的弟弟;给下一代讲述老一辈革命故事,将红色家风、爱国情怀薪火相传;始终将人民利益牢记心中,出资为村里建设文化广场、村办公楼……

我是成千珍,今年79岁,是革命烈士的后代,曾获得“燕赵榜样母亲”“河北省优秀园丁”等称号,我的家庭被评为全国文明家庭、全国最美家庭。

我的父亲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渡江战役中壮烈牺牲,当时我只有8岁。我清楚记得,收到父亲的革命烈士证书时,家里老老少少哭成一团。从那天起,我似乎一下子长大,毅然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