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列表

互联网危机:中危旋涡的年轻人何去何从(原创)

网络整理 2019-09-27 09:53:24 作者:消失殆尽

互联网行业繁荣的背后,技术带来的冲击,深切影响到了从业人员,年轻人对于行业的担忧愈发深重,如何应对行业变化,并且适应这种变化?

互联网危机:中危旋涡的年轻人何去何从(原创)

7月在上海,和一个在头部电商平台做人工智能的同学聊天,她们尝试用人工智能能力逐步替换掉部分人工运营,但是遭到了运营团队的强烈抵触,项目推进很艰难。

我听到后很震惊,人工智能的浪潮,已经实实在在打在了我的膝盖上。跟行业里八零后的前辈们聊天时,身居要职的他们,理解不了这一批九零后年轻人们,为什么会这么焦虑,对于“35岁就失业”这样观点会如此认同。

是的,他们理解不了,因为他们觉得,如今的他们承担着更多的工作和家庭责任都没有被压垮,你们这点压力,算的了什么呢,真不担事儿。这一批八零后从事互联网的同学,在他们二十几岁的时候,处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期,行业本身亦处于爆发性增长期。

在这样的上升期阶段,你做的事情都可能被验证是对的,跳槽涨工资,买房能增值,房贷越还越轻松也成了常识道理,身边充斥着报个IOS培训班、工资过万的故事。

中年旋涡里的互联网年轻人

在红空事件里,让年轻人走上了街头的原因,是红空对于新兴产业不可逆的错过,以及传统行业把持在巨头手里,几无上升通道,年轻人们找不到未来的出路。

如今的移动互联网行业,也已经从快速成长期,进入到了成熟期,主要场景从拓宽新赛道的跑马圈地,变为在存量赛道中比拼深耕运营能力的零和博弈。创新型机遇持续减少,试错及启动成本持续提升,人员流动不再活跃,都使得这个行业的上升通道,变得愈来越窄。

在现有的职业框架里,伴随着职业经历的增长,从业者能获得职业经验的累积,职业经验的累积又会形成从业者个人的差异化竞争力。

但对于广袤的基础职位来说,当赖以生存的经验资本在人工智能面前变得一文不值时,此时能提供的新的差异化价值是什么?

熬个通宵依然精神抖擞的身体素质,此时也已经移交给了新一代的年轻人了。这不是一个悲观的展望,因为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问题就需要去面对并解决,焦虑只是在解决问题过程中的一个伴随状态。

但另一方面,也该调整心态,行业如此,我们才该愈发奋勇。时至今日,相比于其他行业,互联网行业的上升通道依然要宽广很多。

作为一个一线从业者,观察并记录了一些身边同学以及基础性工作在近些年来的变化趋势,在下面列出。

一、非标工作的逐步标准化

在职能方面,需要创造力的职位,比如产品、交互、视觉,需要的能力从基于行业洞察输出差异化的方案,慢慢转变为基于行业洞察选择更符合现有情况的方案。

一个创造性的交互事件带来的调性增益价值,已经渐渐打平不了使用通用交互事件降低用户使用成本带来的增益价值。随着行业本身的积累,方法论和规范越来越沉淀,这降低了从业者的入门门槛的同时,提高了相关职能的生产效率。

但对于个体来说,再去研究一些终将被组件化的领域,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在业务方面,中台化、Saas化是在行业遇到瓶颈无法突破,边际红利消失后,短期内提升效能的必行方向。把大的拆小(深耕业务)、把小的聚集(中台化,组件化)都将在这个阶段里发生,同时这也意味着,很多职位的职责将会对应发生变更。

就像在这个阶段,为什么会多出来一个职位叫“增长”,增长的职能在行业红利期是被其他几个职能均摊掉的。但是随着行业发展,产品运营的职能越发标准化,增长这个能力就被单独拿出来做了标准化,变成了一个新的职能。

二、理想的工作越来越难获得

我们首先要定义下什么是理想的工作。

行业处于上升期,需求尚未被完全满足。

团队处于上升期,欣欣向荣聚焦业务,很多团队间的问题不会在这个阶段爆发。

这个职位是因为业务发展缺人而新增的,这样入职后,会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能出成绩的项目。

就跟前文所述的八零后年轻时候的情况一样,当你随着一个上升期业务不断去迭代优化自己的时候,你的产出会被杠杆化放大,你的精气神、你的判断力和自信程度都会提高飞快。

而如今的大公司职位,已经变成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前人走了,新的职位才会放出来,岗位职责也越来越聚焦在某个细分领域。试想下,在如今大环境不好的背景下,前人依然选择离职留下的坑位,是个好职位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