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列表

相见不如怀念(原创)

网络整理 2019-10-28 21:44:22 作者:潜移默化

“岗楼西,顺水流,四方大院进里头,穿过道,看到柳,我家住在柳荫后”。我总是这样向别人介绍自己家的位置。我对这里每一个犄角旮旯都是那么熟悉,那一年,我、亮亮、宁宁,一起生活在这个居民大院里,两小无猜,亲密无间。那一年,我10岁,宁宁8岁。

院子里生活的人与父母白天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下班后,踩着青砖铺成的路回到各自的家中,彼此又了邻居。除了院子南边那一栋还算得上周正的三层小楼外,那些平房如棋盘上的棋子般七零八落的散在各处,至今我也不知道那些平房是如何形成的,一个院子套着另一个院子,一个过道连着另一个过道,需要穿过别人家的走廊才能回家。

我与亮亮、宁宁每日一起顶着朝阳上学,当晚霞洒下又一起沿着灰色的街道,拖着书包,懒散的踢着石子,没精打采的回家,宁宁是住在院子里的小楼上,我的印象中,住在那栋楼上的属于贵族了。宁宁喜欢找我亮亮玩,我毫不犹豫的认为宁宁是喜欢和我一起,因为我有各种彩色废旧电影胶片,满满的装在了一个月饼的盒子里,那是在电影院工作的父亲给我的,宁宁把彩色的电影胶片盖着眼前,灰色的楼房有了色彩,青色的路砖有了生命,多张纸片叠起来,对着阳光看,太阳也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点。8岁的宁宁已经开始梦想着长大后能成为一个摄影师,爱屋及乌,她对电影胶片有种特别的感情。亮亮只会用零食讨好宁宁,每到这时,我就会分给宁宁几张胶片。亮亮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们摆弄那些玩意,我则朝他抛去蔑视的眼神。

2、

院子里也就住了几十户人家,零零散散的,有的搬走了,又有人住进来。门口有个开水房则一直在那,无论夏天冬日,房顶的烟囱始终冒着烟尘,不同的是那烧水的大爷夏天在门口的藤椅上扇着蒲扇,嘴里叼着的旱烟冒出缕缕白烟,和烟囱中那烟尘一样,慢慢飘散的无影无踪,飘雪的日子则在屋内火炉旁,脸烤的通红。开水房的大爷兼任着大院的门卫,听妈妈说,那是单位退休的老职工,卖水的收入抵了付给他看门的费用,开水五分钱一暖壶,零钱可以换成水票,那水票也就是大指甲盖大小的硬纸壳,签上个名字而已。院子里有自来水井,洗刷过后的水顺着阴沟流出,阴沟的半截腰长有一株垂柳,垂柳的绿色,让这个小院子多了几分生机。

记不清具体时日,只记得那是一个周末,太阳刚刚褪去了夏日的炙热,风还是很闷,但似乎能感觉到透着一丝清凉,我和宁宁亮亮三人在门口疯闹,我们跑进开水房,谁也没有预料到,亮亮在宁宁背后的一个推搡,使宁宁一个趔趄摔倒了,脑门正好贴在了那白铁皮的开水桶上,底下的炉火正旺,伴随着宁宁的哭声,我看到他的脑门起了一个大包。亮亮以我无法想象的速度逃走。

哭声引来了正在自来水井边洗衣的宁宁母亲和几个邻居,我留下本是要告发罪魁祸首是亮亮,不曾料到还未轮到我开口,大家望着我和淘淘大哭的宁宁,一致认为是我推倒了宁宁。宁宁先是摇摇头,一会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点点头,过了一会又摇摇头,面对宁宁母亲那突如其来的质问,加上邻居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不是我,不是我……”。

3、

我渐渐发现亮亮的零食比我的电影胶片更能引起宁宁的兴趣,但我们依旧一起风雨无阻的上学放学,依旧把自己童年的光阴沉浸在着小院子中,其他并无波澜,只是宁宁前额上多了一块一分钱硬币大小的瘢痕,几次都想伸手去触摸,又被那如沟壑般的丑陋所吓退。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宁宁家要搬走的消息。宁宁搬家的那天,大家都出来帮忙,一屋子的东西不到中午便抬到了楼下,等着货车来。宁宁父亲弄了几个菜,在水井旁,帮忙的街坊一起喝起了酒,我和宁宁还有亮亮则依旧在一起玩着我们的事情,突然,我放声大哭,问着宁宁还能不能在见到她,我说我把电影胶片的一半都分给她。

“或许上学的时候还能见到了”,宁宁是这样回答。

我摸了摸宁宁头上的那块瘢痕,那是我第一次触到,刚碰上去,便又犹如触电一般迅速摆脱,顺手我扯下了宁宁带在头上的一个小发卡,我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上面有一对活灵活现的小兔子,随着活动颤颤悠悠的摆动。

“到了学校我在还给你,我把我的电影胶片全都给你”我这样答复。宁宁哭着跑开了,告诉她父亲我抢了她的东西,搬家的卡车已经到了,宁宁父亲没有理会。当我看着远去的汽车,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回到家中,才发现已经接近傍晚,夕阳开始西下,一点一点的,如同我的心情,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慨时间过得竟然如此的快。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