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列表

一对傻夫妻(原创)

网络整理 2019-09-25 09:21:24 作者:离经叛道

文|啊珊


001

刘爱华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家里只有母亲和哥哥,但她身上一点单亲家庭印记都没有。

她笑起来眼睛像弯弯月牙,缎子般黑发垂泻腰间,声音如百灵鸟,清脆悦耳。

母亲身上也没寡妇的凄楚,虽眼角皱纹很深,虽日子清贫,但她对一双儿女总是一副笑脸,穿戴得体,家里收拾得紧紧有条。

哥哥深谙知识改变命运,除了学习,没任何心思,即使粗茶淡饭,穿补丁衣服,也乐在其中。

初三那年,哥哥躲在房间哭,刘爱华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她知道,哥哥考上了重点高中,但母亲囊中羞涩。

刘爱华毅然决然辍了学,她知母亲早已不堪重负,腰肌劳损日益严重,枕头下藏着膏药,只是嘴上不说,一直苦苦支撑。

她去饭店做了服务员,卖了乌黑飘逸的长发,只为给哥哥凑学费,从不流泪的哥哥耸着肩抽搐。

哥哥学业顺风顺水,毕业后留在了大公司实习,刘爱华也嫁给了丈夫赵家辉,一个老实巴交的货车司机,臂膀强壮,眼睛黑亮。

日子越过越好,直到一个女孩的出现。

女孩叫赵菲,刘爱华是在一个纸盒子里发现她的。

当时赵菲双拳紧握,不停抽搐,嘴唇和脸都发紫,眼睛不停往上翻,额头有块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

刘爱华愣住了,不知所措,但赵菲的哭声越来越弱,刘爱华的心被刺痛了,不顾一切抱着她狂奔医院。

经过抢救,赵菲命保住了,但医生也告诉了刘爱华残忍事实。

“这孩子被遗弃是因为脑瘫。”

刘爱华杵在医院半天,还是把赵菲抱回了家,丈夫见孩子确实可怜,并没说什么,头一转,出门买奶粉。

母亲和哥哥得知消息后,立马冲到刘爱华家里,气急败坏,红脸梗脖子。

母亲首先发难。“医生都说是脑瘫,你就一普通人,怎么养活她?”

哥哥更是心急如焚,眉头拧成结,来回踱步。

“妹,你了解过脑瘫吗?她可能一辈子都躺床上,叫不了你一声妈妈,这担子千斤重啊!”

刘爱华不说话,轻轻抱着孩子摇晃,孩子粉嘟嘟的小脸,特别可爱。

母亲急了,胸口起伏,喘着粗气。

“你自己还没孩子呢,你是要气死我吗?你要收养她,我就没你这女儿!”

刘爱华心尖一颤,母亲真是气着了,脸色乌青,头晕目眩,嘴唇发紫,哥哥扶着她坐了下来,轻抚她背脊。

刘爱华只想孩子活下来,没想过什么后果,责任。

迫于压力,她答应母亲会送走孩子。

刘爱华其实舍不得,她们这是农村,又没孤儿院,孩子能送到哪里去,还不是抛弃到路边,偏偏当时是梅雨季节,刘爱华央求母亲,等过了梅雨天就送走。

十五天后,出了梅,母亲叫回了哥哥,逼刘爱华送走赵菲,十五天的朝夕相处,刘爱华更舍不得,心揪起来疼。

晚上,刘爱华跟在母亲和哥哥身后,泪流满面,丈夫一直帮她擦眼泪。

走到当初捡回赵菲的地方,母亲驻足:“当初你在这捡的,就放着吧。”

刘爱华脚底生根,双手紧紧抱着赵菲,死活不肯放下,她不敢想象万一赵菲被坏人捡了去会怎样,又或者一直没人发现,岂不自生自灭?

她坐在地上哭,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最后肩膀都不停抽搐,她以跪着的姿势挪到母亲面前。

“妈,我求.....求你,留下她吧,她是一条命啊,我真舍不得,求.......你了。”

老母亲见这场景也是老泪纵横,若是一个正常孩子也就算了,她打听过了,脑瘫治疗费高昂,她怕女儿日子艰苦。

此时赵家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妈,我会跟爱华把孩子照顾好,你就应了爱华吧,妈求你了。”

老母亲默默转过身,女婿都已跪地央求,她还能说什么呢?

002

为了照顾赵菲,刘爱华跟丈夫一直没要孩子,一是穷,二是没那个精力。

既然收养了赵菲就得对她负责任,刘爱华非常感谢丈夫,如果他不支持,她一个人是坚持不了的。

刘爱华抱着赵菲开始了漫长求医路,当时医生说要打生长因子,恢复脑神经效果好,但要三百一针。

短短两年,刘爱华就用光了积蓄,没钱了就去赚,刘爱华找了份送货的差事,瞪着三轮车,用布袋把女儿绑在后背,女儿口水洒湿她后背。

她不觉苦,眉眼愈弯弯,赵菲偶尔也会对她笑,酥了刘爱华的心。

攒了一年钱,刘爱华准备带赵菲去北京治疗,但是天不遂人愿,有天洗澡她摸到了胸部有肿块。

去医院检查,竟是乳腺癌,哥哥当晚就从外地赶来,把工资卡交到刘爱华手里,母亲眼睛一直红肿。

一家人相对无言只有泪千行,医生说要切掉乳房,刘爱华的天塌了,她才二十六岁啊,丈夫紧紧搂着她颤抖的身子。

“老婆,命最重要,不管你变成啥样,我心里永远满满当当都是你。”

手术之后是磨人的化疗,刘爱华掉光了头发,连眼睫毛也仅剩三根,化疗药水进入身体的那一瞬,胃黏膜,肠道粘膜瞬间破裂。

那种感觉真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刘爱华迅速消瘦下去,躺在床上,眼窝凹陷,像脱了水的黄瓜,干瘪瘪。

赵菲当时三岁,踮着脚尖站在刘爱华床边,口水哗啦啦流,她眼睛是内斜视,歪着头看刘爱华,尝试用手抓刘爱华的手。

赵菲不会说话,嗓子里发出沉闷的呼呼声,一旁的老母亲轻轻抱起了赵菲。

“女儿你一定要挺过来,你看小菲都知道心疼你,你要倒了,小菲就没妈了。”

刘爱华费力抬起眼皮,她已流不出泪了,但大脑还在运转,她跟自己说,一定要好起来,为丈夫,为母亲和哥哥,为小菲。

从医院出来,仿佛经历了一场炼狱,刘爱华也更加懂得了生命的珍贵,在家休养一年后,她又开始为赵菲奔波。

当时她打听到,针灸效果不错。

赵菲当时四岁,面对亮晃晃的银针身子直抖,眼泪混着口水一起流到脖子里。

整整六十根针,从尾椎骨顺着背脊一直扎到头顶,密密麻麻,触目惊心,刘爱华心脏仿佛被人捏着,大气都不敢喘。

赵菲疼啊,哭啊,但刘爱华知道必须狠下心,医生说赵菲康复空间挺大,现在是最佳治疗年龄,不能心软。

坚持了大半年,效果出奇的好,赵菲一直伸出嘴外的舌头回去了,口水也不再哗啦啦的流,内斜视也治好了。

那天拔完针,突然的,赵菲喊了一声:“妈……妈。”

刘爱华猛地抬头,心脏漏跳一拍:“你刚喊我什么?再喊一声。”

“妈妈。”

刘爱华泪如山洪,奔涌直下,赵菲终于会喊妈妈了,她抱着女儿嚎啕大哭,这几年的努力没白费。

在场医生都为之动容,她们不知道赵菲并不是刘爱华亲生的。

003

赵菲外表看上去已经跟正常孩子一样了,但是说话依旧艰难,除了喊妈妈,其他都不会。

刘爱华咬咬牙,跟丈夫去北京给赵菲做费用昂贵的语言康复,丈夫在北京继续开货车赚钱,她整天陪女儿,丈夫笑说。

“小菲真偏心,只会喊妈妈,妈妈天天陪在身边,看不到爸爸在外面风吹日晒开大车。”

刘爱华捂嘴一笑,有个心意相通,互相支持的好丈夫,真好。

语言康复做了一年多,北京的消费水平实在太高,夫妻俩不堪重负,决定先回老家攒点钱再过来。

一年多的治疗,赵菲已经会一些日常用语了,医生告诉刘爱华,赵菲还有康复空间,让她尽早过来,毕竟年龄越小,康复效果越好。

回了老家后,老母亲把刘爱华从头摸到脚,喃喃自语,瘦了瘦了,一旁的赵菲突然喊了一声,外……婆。

老母亲怔住了,许久才重重“哎”了一声,抱起赵菲,一个劲亲她粉嫩脸蛋。

哥哥已经成家,嫂子贤惠善良,同为女人,她万分钦佩小姑子的勇气。

赵家辉的老家在乡下,俩人这两年忙着给孩子治病,也没攒下钱买房,只在市里租了个房子。

赵家辉依旧开着大货车,老母亲也过来帮忙带赵菲,刘爱华出去跑业务。

忙忙碌碌两年,总算攒够了四个疗程的语言康复费用,夫妻俩准备再次北上。

或许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那天刘爱华坐同事摩托车回家,遭遇了车祸,她是后脑勺着地,送到医院已深度昏迷。

医生的诊断是闭合性颅脑损伤,还有并发症,经过抢救保住了命,但是要服用昂贵的药物康复,为了治病,夫妻俩负债累累。

那药两百才一片,为了给刘爱华治病,赵家辉放弃了货车开起了半挂车,他只想多赚点钱能让老婆吃上药。

半挂车体积大,操作难度,风险也大,开车时需精神高度集中,但赵家辉还是会忍不住惦记出租屋里的母女俩。

刘爱华有时也会想,自己从未做过恶,为什么命运对自己如此残忍?

赵家辉开了五年半挂,人黑了,瘦了,身形单薄,眼睛都失去了明闪闪的亮光,不过债务总算还得差不多了。

夫妻俩忙忙碌碌这么些年,居无定所,漂泊不定,但看着一天天好起来的赵菲,夫妻两总是欣慰万分。

赵家辉跟刘爱华拿着钱去哥哥家还治病欠的钱。

哥哥已经辞了职,回老家开了公司,嫂子在家带孩子,照顾婆婆。

见到刘爱华,嫂子赶忙放下手里活,笑若芙蕖。

“钱你拿着,你们日子已经苦得没一丝甘味了,我跟你哥商量过了,准备给你们买房,让你们有个家,不再像浮萍一样到处飘。”

“嫂子,这不适合。”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