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列表

友谊地久天长(原创)

网络整理 2019-09-25 09:21:27 作者:锦善良缘



1

我站在商场三楼的连廊上向下张望,我在等着小敏和我丈夫潘明。我们三个今晚上要在这个商场里的一个西餐馆里给我过生日。

一个身影一晃,商场的自动门缓缓打开。我一眼就认出是小敏,她甩着长发,婷婷袅袅的走进商场。不出我所料,她果然捯饬得严阵以待一丝不苟。虽然我还没面对面地仔细看她,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从头顶到后脚跟,每一平方厘米的身体都是bling bling还香喷喷的。

只要有我丈夫在场,她一定会这样出现。我俩单约的话她连眉毛都懒得画,就那样懒洋洋的让自己被秃秃的眉骨拽着,老了不止十岁:“我再老十岁也是比你小一点的是哇?”她这么说的时候会搂住我的肩膀撒起娇来。她对着我撒娇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表情娇憨生动,声音也自然的没有捏扁,倒真实像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和我丈夫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同了,她仿佛携带着某种义不容辞的使命感,所有的姿态必须做满。

什么姿态?一个性感妩媚迷倒众生的万人迷,一个外表与内在兼修的女神,一个所过之处哀鸿遍野的情场高手,一个最起码相对于我来说永远的人生赢家……

我不生气吗?为什么我还要让这种人见我丈夫?我是不是心理不正常?

最后一点我也不太确定,前面两点让我来慢慢说。

2

我是有点懒吧?而且我从小也没什么朋友。

小敏是第一个主动找上我的女孩,大一的开学典礼上,她坐我旁边,熟稔的拍拍我的腿:“哎,你哪里人啊?”

我有点吃惊,一是因为她的自来熟,二是因为她的完全没有障碍的自来熟。

她的自来熟又让我有点欣喜,她拍我的腿的行为让我觉得有一种温暖的亲热。进入青春期以后,很少会有人跟我这样亲热,我妈都不,她一直嫌我头发油油的,身上还有一种胖子天然的味道。

另外,她的亲热多多少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她属于那种一眼便知的漂亮女孩,小头小脸,额头光洁,大眼小嘴,长胳膊长腿,很熟。美中不足的是皮肤不是很好,有点痘印,也不是特别白。但是,完全不影响她是漂亮女孩这个事实,尤其相对于我。从没有这样的女孩主动跟我说话啊,她们看都不看我。

我忘了我怎么回答的,或者是回答了没有。反正小敏很快的盯着我问:“你猜我是哪里人?”没等我回答,她就又得意的一扬头说:“岳阳!”眼睛一闪一闪,在等着我反应。

我极速在大脑里搜索着关于岳阳的知识储备,踌躇着说:“岳阳楼记?”小敏失望又气恼,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岳阳出美女啊你不知道?!”然后她身子一扭又一挺,开始专注的听起主席台上师姐的大学生活分享来,不理我了。

我慌张又难过,想着我生命里唯一一段有可能的和美女的交好,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恨起自己的不机灵来。

好在小敏很快又转过身:“你高考几分?”一个回合下来,我明白,她是为了告诉我,她虽然和我同学,但她高考分数和我不是一个等级。我们北方高考分数线低,我的分数在她们那里连二本都上不了。“我这分数在你们那儿是不是能进985?结果咱俩成了一个起跑线上的同学,你说可笑不可笑。”她又拍拍我的腿,苦笑着翻了翻白眼。

她又告诉我来北方这两天有多么不习惯,宿舍里没有卫生间,让她早晚洗澡的习惯不能延续。“我听说你们北方人一个星期才洗一次澡的是哇?我妈就劝我不要到北方来!我打死也不能找个北方男朋友,太不讲卫生!”

她说到这儿我突然闻到一股怪味儿,直冲脑门,弄得我瞬间有点头晕起来。我下意识的往后撤撤身,同时,脸红了,我以为是我的“胖子味儿”。我一直闻不到,我以为它突然在美女面前现了原形。

小敏的脸突然僵住了,她向远处挪了挪屁股,身子又向外歪着,让我们俩的距离更远。然后就不再理我了。一直到开学典礼结束。

3

但是那天中午她突然一阵风似的冲进我们宿舍:“原来我们在隔壁宿舍啊?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啊!”

我过了好几天才知道,不是我的“胖子味儿”,是小敏,她有狐臭。是我们宿舍的人说的,我是头一次知道有“狐臭”这种事,大家以前竟然都知道!“但像她这么严重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大家都不敢去她们宿舍,去了一定会头晕。她到我们宿舍来之后,大家也得马上开窗。在教室里也没人愿意坐在她周围,除了我。

“你不嫌头晕吗?”卧谈会的时候我们宿舍的人问我。

说老实话,小敏的这个味道,我只闻到过几次,后来,就再也没闻到过了,和她在一起,也完全不会头晕了。

相关文章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