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列表

流血的雕像(原创)

网络整理 2019-09-25 09:21:30 作者:半世倾尘

这是一所1953年建立的高校,创建之初只有两栋教学楼、一个公共浴室和四栋宿舍楼。起初这所高校仅仅是作为当时政府相应祖国建设大三线的号召,而为沿海地区一线高校设立的备用校舍,在文革过程中,这所高校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在半个多世纪的分雨中,这所高校逐步的成为了一所以财经类为主的,拥有医学,工学的综合类大学。

最能见证这所高校的历史的,就是矗立在校门口的一栋老旧的大楼。现在再去这所高校已经看不到这栋教学楼了,因为这栋楼在03年的这个夜晚,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发生火灾了,在数以千计的学生面前,这栋大楼化为了一片灰烬。在大楼倒塌的一瞬间,仿佛在火光中出现一个人影,而这个人影在行走,这时候忽然广播站里传出了《我们走在大路上》这首歌仔细听:“毛主席领导革命的队伍,嘶~~~,走向前方,嘶~~”,所有学生面面相觑。就在这个时候艺术系的系主任刘思尔冲过来,他身后是一群艺术系的学生,他们砸开了已经上锁了的旁边的办公楼的门,从里面拿出来了消防水喉,分别从几个方向开始喷射,艺术系学生会在组织救火,他们分成四个队,四条水蛇窜进已经快要燃尽的楼里。

火熄灭了,没有人受伤。刘思尔院长却是瘫坐在废墟旁。他是当年的学生会主席,作为优秀毕业生留的校,而他曾经的教室就是这栋灰烬。

“刘老师,火都灭了。”学生会主席刘阳过来跟刘思尔说到,“咱们回去吧”

“刘阳,你跟我去里面看看,看看还有什么剩下的东西,咱们搬点回去到咱们的仓库里,留个纪念吧。”刘思尔说到

说罢,刘思尔和学生们一起走进这废墟中,很快学生们拖过来一辆平板车,开始往上面搭载残骸,刘思尔在寻找着什么,学生们自顾自的抬着东西。很快,刘思尔从火堆里捡起了一个小玩意,揣进兜里,然后自顾自的走废墟。

一场大火过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刘思尔把自己关在工作室中忙着,五天的时间,他用废墟的焦土混合水泥,打造了一尊雕塑,——一个姑娘右手拿着一只玫瑰,低头在嗅,在她的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打磨过的银戒指。

在以后的一个月中,这所高校恢复了平静,这所大楼的遗址种上了草坪,旁边的第一教学楼、办公楼和周边的几栋宿舍分别被染上了烟熏的黑。刘思尔系主任的雕塑被摆放在草坪中央,取名叫青春。

学校里紧急召开了会议,问责这栋断水断电的大楼也没有遭受雷击,为什么会自燃了。

王荣副校长低沉的说:“在座的各位,大家很多曾经是同学,现在是同事,这栋楼,咱们说说为什么会自燃?”

“这。。。。”

“王校,我没在场啊”

“这不好说啊。。。”

“没有原因?”王荣沉着脸“那就上报原因不明吧,没办法,烧了就是烧了。大家签个字,我拿给郭代武校长过目,没意见就签字吧!”

“最后说一句!”王荣厉声说“我代表个人,以及代表往届校友,向刘思尔主任表示敬意,他留下了我们学校的历史,也是我们曾今的青春,谢谢你”

说罢,王荣深深的一个鞠躬,刘思尔木讷的望着王荣副校长,想说什么又停住了,然后也深深的鞠躬回礼。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学校里的变化日新月异,随着全国高校升格,这所学院成功的更名为大学,王荣在这次学校更名中功不可没,头衔中的“副”字也摘去了,刘思尔也成为了设计艺术学院的院长兼书记,郭代武让出校长的位置以后,做了校党委书记。伴随着学校升格,这所学校把原来大学烧过的痕迹慢慢的修复了,绿草地长出了鲜花,唯一的异样就是将二栋宿舍楼漆成了铁红色。

“院长,您找我?”刘阳走进刘思尔的办公室,他也已近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留校,做了艺术设计院的团委书记。

“刘阳,还记得那场大火么?”刘思尔问

“记得啊,”刘阳说“咱们当时不都在现场么?”

“现在的学生还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么?”刘思尔停下正在画工笔的笔,用笔尖舔了舔墨盒,意味深长的看着刘阳。

“怎么说呢?老师”私下里刘阳还是愿意称呼刘思尔为老师。“每所大学有一些传闻都是正常的,老师您这几年怎么关心起学生传的小故事了?”

“你说来我听听”刘思尔低下头正在画着一只杜鹃的眼睛

“今年咱们新盖的主教楼和实验楼嘛,有同学说是这两栋楼围起来,就像是坟包,主教楼正面看像墓碑,后边的实验楼是一直到新的宿舍楼形成的路说是引魂路。”刘阳想了想“还有就是之前咱们修的逸夫楼下面的镂空和您设计的时间廊组合起来说是给亡魂引路的,这还不是因为听说咱们学校之前是是坟地,哪个大学之前不是坟地呦。”

“还有么?”刘思尔轻笑了一声,一幅工笔画杜鹃迎春就要画好了,还差最后的点睛。

上海联通信息港 - 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热点内容
上海联通信息港是一个自媒体内容聚合分享平台,为网友提供互联网每日新闻和热点内容分享,今日看点新闻头条增长知识!